電子信箱 service [at] infrastarmusic.com
幣圖誌首頁 facebook粉絲團 google plus google plus
發表日期:2015-12-18

近期璞格為因應不同的需求而設計了些許新模型,其中一個特殊作法我們稱之「厚尾系統」。這套新模型並沒有運用任何高深的數學計算或是神奇的指標,僅以簡易的統計方式處理資金調度,使績效在長時間週期下呈正報酬。
發表日期:2015-11-26

波動率商品的合約規格影響著交易的進入門檻與流動性,合約價值過高一般小額投資人不容易進入,太低則大額避險部位不容易在一定時間內完成所要布局的部位,就很可能影響交易量。以台灣選擇權市場來看,交易人分成外資,自營商及散戶。外資幾乎是選擇權最大買方,而自營商多選擇權的賣方,通常會加入策略性交易,而散戶買賣都有,買方居多且交易短期的週選擇權居多。以這樣的市場,必須達到合約價值高,最小跳動點數低,保證金活化的三個條件,可以滿足市場參與者的需求。
發表日期:2015-11-19

1987 年美國股市發生大崩盤,政府為了穩定股市且保護投資人,紐約證交所因而衍生出斷路器的規則,當美股波動過於劇烈的時候,將採人為方式停止交易活動,藉此令投資人冷靜,降低市場波動率,由此可見「波動」實際上就是投資大眾所面對的風險。此後隨之在 1993 年,CBOE 推出以 S&P100 指數選擇權為標的所編製而成的 VIX 指數,讓投資人可以知道目前市場的波動與市場對於波動的風險價值,2003 年標的由 S&P100 增編成為 S&P500,並在 2004 年 3 月 26 日以 VIX 為標的的期貨商品正式在市場上交易,成為國外目前最主要交易的波動率商品。多元化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有助於市場避險並降低市場不理性的波動程度。目前 CBOE 的 VIX 指數編制,是使用最近兩個月份之買權與賣權來擬合 30 天日曆日的選擇權,計算方式請參考以下網址下載 ,合約規格與資料請參考 。
發表日期:2015-11-06

大數據 ( Big Data ) 這個炙手可熱的名詞在坊間已經有許多書籍或網站提供了完整的概念性介紹,敝團隊在本文不再贅述,直接說明大數據模型的實際應用中各種新式且可採用於交易的決策方式及特徵。

所有數據應用在收集到資料後都是為了唯一目的:決策。然而大數據系統的特性不僅在於取得資料數眾多,更因為源源不絕的數據進入後被分析,所以相應的決策模式也與傳統商學院或企業所慣用者有革命性的改變。傳統的決策方式以賽門決策模型為基礎或相仿形式,其之於大數據系統,類似傳統的量化交易模式之於使用十分逼近法求得真實市場走向的新式交易模型。賽門決策的理論基礎是經濟理論,特別是消費者抉擇理論,即在一定的合理性前提下,通過對各種行為的比較和選擇,使總效用或邊際效用達到最大。上述決策環節的關鍵在於「比較和選擇」,顯然可觀察出人為的主觀判定決定性影響了結論。也就是同一份數據會因為不同分析者而得到相左之結論。交易模型的設計亦同,從指標、濾網等各方面公式或條件設定,每一部分都牽涉到設計者的經驗或主觀意識,因此這類系統通常沒有良好的穿透性,或是自我重新適應市場變革後的獲利能力。
發表日期:2015-10-23

機械化交易是一個常被混淆的名詞,它與程式交易並不相同。機械化交易乃指進出場時機都依循既定的下單規則,停利、停損、加減碼或其他部位調整也根據事先設計的原則而動作,其中亦包含價值投資中的部分量化條件。簡易的機械化交易能夠以人為方式進行 ( 例如均線系統 ) 或用 EXCEL 等工具輔助處理深入的演算分析,程式交易則是機械化的衍生,將所有邏輯生成量化條件後轉為程式碼,用以解決更多問題:例如高頻交易的時間差必須仰賴電腦自行演算後自動執行,或是達到以較少人力同時監督、交易多市場或多商品之目的。
發表日期:2015-10-09

盤整是多數交易者的夢靨,套用盤整濾網以解決這類問題反而常造成過度最佳化 ( overfitting )。一般來說,既有指標都具有所有商品的通用性,例如各類均線、MACD、KD、RSI 等,這些工具在區勢順暢時也無疑能指引出正確方向,其所套用的時間週期僅影響多空指示出現的早晚而已,這些多空指示或被用於進出場、或單純的買進與停單。
發表日期:2015-09-25

順勢策略常為多數人所運用的交易策略,為額外增加獲利或者提高風險報酬、降低成本等目的,在基本順勢策略額外加上加減碼機制,是常見的做法。坊間一般採取順勢加碼的方式,也就是隨著趨勢的發展增加口數,例如進場作多後,價格再上漲一定的區間即再增加口數;逆勢加碼法則正好相反,因此也經常被稱做攤平。攤平與凹單有所不同,但都常被認為是市場輸家的行為模式。
發表日期:2015-09-10

「Overfitting」一直多數系統化、程式化交易者的難以突破的關卡,因為打造出一條看似優美的回測曲線容易,但能實際帶入獲利者為之少數。這個問題出自許多人並不知如何由設計邏輯來源判定策略是否奏效,因而縱使邏輯全然不正確的作品,也被投放在市場經由時間試煉驗證。這除了使資金無謂虧損外,交易者更不斷在早已行不通的架構之上再繼續搭建多層指標、濾網。反之,縱使一個不奏效的策略也必然存在著獲利與虧損,只是加總後的整體期望值小於一,因此如何判定系統是否失效又是第二層難題。因為若一套交易系統的設計者無從在運行前便判別是否其為過度最佳化下的產物,又何以能制定判定其系統真偽的標準?
發表日期:2015-08-27

本文內所稱 「 正向、逆向 」 價差和一般交易者所指的大盤、指數期貨間之正逆價差無關。

價差交易是一般交易人較少使用的策略,但這種交易模式隱含了許多優點。一個不刻意計算加減碼部位勝率的波段、當沖策略而言,多數勝率低於五成,甚至許多優異的系統勝率約略為三成左右。但對於價差策略來說,七成甚至八成以上的勝率是可以追求到的,這種策略也較能避免系統性風險下的黑天鵝。勝率在一個基本策略中未必顯得重要,因為若一個僅有三成勝率的系統卻具較高的獲利因子或賺賠比,那麼勝率這個缺陷可以在某種程度上被諒解。另一方面,雖然價差交易多數時候不具有如同方向交易的獲利爆發性,但「穩定」二字卻可帶入其他輔助應用而大幅提升原始簡單策略的權益曲線角度,例如 reinvestment。
發表日期:2015-08-20

「 穿透性 」 是璞格不斷著墨的地方,也是我們收到較多來信的話題,在每次講座亦都不乏參與者提出詢問。在這個週末的講座中我們也會再一次用不同的觀點與各位分享。

老話新說,穿透性並不是一個特別神奇的產物,它是策略本身就具有的特徵。許多方向性量化對沖策略能夠在回測中良好的配上期交所台、電、金三個指數期貨之一,卻無法同時貫穿這三項具有高度吻合性的商品,縱使用於台指期的交易系統,也往往對新加坡交易所的摩台指無能為力:一個無法同時運用於如此高度相似兩個商品的策略,基本上無疑是過度最佳化下的產物。同理,道瓊指數期貨與 S&P500 指數期貨的策略也應該具有共用性。反之來說,運用高相似商品相互對比測試,是可依賴的最佳化濾網,得在初期便協助抹除不少無謂的路程,這是我們每次對於新構思的首步探測。
發表日期:2015-08-06

「互聯網金融」,一個在大陸四處開花的搖錢樹,不僅阿里巴巴、百度、騰訊等互聯網龍頭競相爭食以雲端銀行的姿態佇立在金融市場中,更多與資本和網路相關、甚至無關的企業也透過併購、重整來達成這種創新的商業模式。以往的實業投資常常需要數年始能開始回收投入成本,而以億為單位的網路用戶國度中,互聯網金融模式讓所有的投資在幾個星期內就全數回收。敝團隊在過去數個月中協助一間中國上市互聯網企業進行互聯網金融產品規劃,由該企業進行網站併購,我們則提供創新的金融方案規劃。
發表日期:2015-07-30

相較於其他主要市場,台灣交易環境具有一個特別的地方。特別之處在於市場的普遍交易特徵有著本質上的雷同:以看盤軟體可見的數種基本指標作為買賣依據,其後獲利的部位路徑為試單、加碼、停利:虧損的部位路徑則為試單、停損。幾近一致的交易邏輯充滿市場,不只是一般散戶交易人,許多法人自營部的方向性交易邏輯也建立於其上。建構於類似的概念會衍生許多問題,最顯著之處在於使一個團隊或金融單位的風控過度遏止獲利機會。由於相仿的手法被不同交易員以同樣或相關性高的部位曝露於市場中,以至整體部門的總權益曲線標準差過大。此時每位交易員所承擔的風險並不能夠被獨立觀察,尤其是當市場趨勢明顯的時候,整體績效變走勢成為大賺或大賠,直接導致一個不良的後果:為了根據經驗或分析控制整體風險,必須把個別交易者的權限縮到更低,低至不符任何資金效益應用原則。一個日中出現 V 轉的盤,常常不僅造成一般人者虧損,也使法人單位全體出現較大的虧損幅度。
發表日期:2015-07-16

今天,璞格某種程度的滿了一歲,去年這個時候我們成員因為一鼓不知從何而來的熱情,在 Facebook 上設了一個專頁,開始分享對於交易的設計、執行方式、以及我們在金融市場中的所見所聞。近幾個月由於事務繁忙,敝團隊未能與大眾投資人直接接觸。與大眾投資人接觸的經驗是愉悅而輕鬆的,因為我們初始的定位便無意從到場者身上獲取利益,也因此在一開始的公開講座內,總有人詢問為什麼。或許沒有後續付費課程等推銷的活動較少見。幾次下來,我們接觸到了除法人外的不少投資人,也在維持一段時間的聯繫內容中觀察到許多交易者探討系統設計或改造時都存在一些普遍性的盲點:沿用過多既有思維跟眼光,再將新獲得的工具套用於其上作為一層濾網,卻未從根本思考整個交易系統的邏輯由何而來。( 也正因為既有思維無法在市場中奏效才著手重新研究交易邏輯,卻往往又將思維框限於原有的概念中 )
發表日期:2015-07-09

六月下旬,璞格開啟了一系列中國市場的題材,緣起於我們近期在大陸境內多次接觸到場內人士,瞭解了這些人對市場的特殊想法,也由於我們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內不成熟的金融環境感到訝異。中國市場的不成熟在於散戶佔交易比例高,約為已開發國家的 3 ~ 4 倍,市場參與者普遍對於風險認知不足,導致風險與震盪較大。並且因為國內利率維持在世界上較高的水平,造成金融商品的獲利率必須遠超於這個無風險資產的供給能力。綜合上述以及其他多種原因,我們不斷強調這個市場的潛在危機。然而,危機的爆發難以事先預測時間點,但在它初步形成時交易者絕對可以及早應變,有效保護資產。先讓我們老王賣瓜,列出敝團隊近期直指中國市場風險的文章:
發表日期:2015-07-02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內,璞格成員走訪了很多位於大陸及香港的機構,也與其中不少場內人士進行溝通交流與合作接洽。我們曾觸及的單位包含中國具有代表性的互聯網上市公司、地產公司,期貨、證券公司,以及其他例如瑞士銀行、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創投公司等。從 2014 年底開始中國股市將內地許多人的財富帶入一個嶄新的境界,台灣跟隨所發行的此類 ETF 也受到大眾青睞,任何關於中國兩市的周邊商品一視同仁的受惠,甚至是遠在新加坡的 A50 指數。這篇文章概述我們在場內人士身邊所觀察到的中國市場特有現象,以及這些對資本市場影響甚鉅的參與者,他們如何看待股票及衍生性金融商品的現在未來。往後敝團隊也會不斷地將我們在內地市場所見分享給各位,讓台灣一般投資人能夠直接獲得對岸場內人士的觀點。
發表日期:2015-06-18

每一位交易者都知道系統的期望值為正代表具有獲利能力。然而我們該如何確定系統的期望值為正,又該怎麼進一步計算每一次交易的期望值?

一個穩定且不存在過度最佳化的系統必須具備一個要件:具有近似恆定的各種特徵數值。特徵數值可以從兩方面實現,一是每次交易的某個特徵值集中於其平均值兩側,標準差的寬度越小越好;另一則是當上述特徵值在標準差內跟外的樣本出現率趨近恆定,並且在回測或實際交易的每一段固定時間跨度內相同。當這種規律的統計樣本出現後,交易者才能順利再添加適合的濾網去除不必要的統計極端值,或是當波動度不滿足條件、風險價值過低時避免無謂曝險。

發表日期:2015-06-11


交易者常發的虧損其中一項來自上漲突破高點與下跌突破低點後的價平震盪,此期間內做無謂的翻單失敗率很高。若這種震盪盤整區間過大,容易造成大幅損失。

以近期新加坡交易所的 A50 指數為例,價格自 2014 年 12 月突破 8000 後一路上升至目前約 14500,在此上漲期間內市場承受了多次單日大跌,但此種下跌過程中的放空相對較不容易獲利,尤其對於波段系統而言。交易者會陷入對指標與主觀判斷的兩難,前者是因價格上漲迅速,帶動均線等指標值快速重新定位在上方區間,導致在不足以影響趨勢性的跌幅下造成指標錯誤反轉。這種情況常出現於股價或商品價格創下歷史新高或新低後不久,無謂翻單造成交易損失。
發表日期:2015-06-04


台股漲跌幅限制自 6/1 起由原先的百分之七上調為百分之十,為市場注入一絲活水,周轉率活化的緣故有助於成交量提升,許多趨勢強勁的股票能夠獲得多餘 3% 交易空間,也可能使法人成交比重增加。更寬鬆的限制範圍同時增添了鎖單風險,市場上對於這樣的公平性與可期的成交量成長無不喝采。但如此一個根本性的市場質變究竟為交易者帶來了甚麼?除了近期市場普遍存在的主觀分析外,量化分析也提供給技術分析交易者了解新規則下的契機與風險。人們的交易經驗來自於對市場的長期觀察,市場特徵除了受到參與者的策略均值影響外,遊戲規則也是市場交易行為的源頭。本篇文章以大量市場特徵統計的方式解釋漲跌幅限制放寬後的變化。
發表日期:2015-05-29


跨市場或跨商品交易研判並非一個特別專業的領域,在日常報章或一般投資人的生活中就不斷被運用。多數台股、台指期權交易者的盤前心理多少會受前日歐美指數收盤表現影響,尤其是道瓊、標準普爾、費城半導體。然而市場或商品間的走勢關聯重要處並不在於單日漲跌、隔日開盤跳空幅度預測或歐美電子盤與亞洲市場重疊開盤時的共同走勢,而是用來佐證一個有效趨勢,驗證一個共有的發展方向,甚至可以提供交易者在濾鏡的使用上跳脫單商品內部過濾指標的方式。
發表日期:2015-05-14
描述簡單價差、三角價差及結構價差的交易概念。

多數衍生性金融商品的交易者從事方向性交易,尤其是ㄧ般大眾投資 / 投機者,利用指標研判趨勢決定買進或賣出,或再搭配各式濾網篩選合宜的交易時段。價差型態的交易在中型以上資金持有者或法人內普遍存在,它很大的一個好處是可避免系統性風險或大幅度價格跳空,不需要過度擔憂單一商品或市場內的黑天鵝。所謂價差交易就是利用商品間高度的相關性做風險對沖組合,並且依循相互收斂或發散特性配置部位。其中收斂是較初階且簡易的價差交易方式,發散則需要用搭配較多的市場統計數值才能運行,同時執行發散與收斂可以大幅增加資金使用效益。價差商品的相關性可能來自於對沖商品之間,也可能是對沖部位共同對另外一項數值或商品高度相關:例如美元。